观《最美孝心少年颁奖典礼》有感 2017寻找最美孝心少年颁奖典礼

素材热点词条

200米田径世界纪录:[下雨的时候] 下雨的作文300字

2019年11月21日 18:41

我的口味随母亲,都爱吃芦稷。不知从几岁开始,每到金秋,就少不了芦稷与我作伴。比起粗粗的甘蔗,芦稷更细些,它有它自己的特色,味道也是甜的,却越吃越好吃,特别是冰箱里拿出来的芦稷呀,味道那叫一个醉人。

5 风鸟坠落 
来到“太阳神”号,透过仅有的舷窗眺望,可以看见镜面的一小部分。映入眼帘的必先是一望无垠的银色——那是薄如蝉翼的纳米光电转换材料所反射的阳光。复合钢骨架化为纵横的阡陌,交织成荒凉的银色大地,一直延伸到五十千米之外,像一只蚂蚁爬上激光唱片时所看到的表面,又像无风时沉淀水银的大海。的确,镜的正面真的像光碟般闪烁着彩虹色的炫光,地球蔚蓝的倩影倒映其上,背对着灿烂的星海,仿佛一曲宏大的太空歌剧的固化;
巨镜背面虽照不到阳光,也看不到地球,却也别有一番情调——这里散布着98台校姿发动机,启动时在黑暗中亮起许多星颤动的火苗,渺茫的光仿佛诉说着来自远古的神秘的渴盼。仰望,便是迢迢银汉,浩淼星河毫不失真地投影在镜面上,捎带着宇宙说不尽的神秘。强大的美简直令人窒息。 
“太阳神”也是一个和太空电梯同样宏伟的太空工程产物,只不过它是流产的胎儿。2020年初,为了奥尔特云和更远的深空探测,NAS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——建造一艘载人太阳帆船。联合俄罗斯、中国、日本、印度等诸多航天大国的努力,历时五年“太阳神”号才艰难完工。然而在试航阶段,缩比例试验飞船在柯伊伯带附近达到人类宇航史最高速度后,便开始在一种神秘阻力作用下持续减速。这一现象导致了太阳系与宇宙空间接壤处的弓激波的发现,但深空高能粒子的冲击阻碍已使光压航宇成为永远的科幻。 
之后太阳神号便一直处于闲置状态。5年前NASA独自对它进行了扩建,仍是用纳米机器人,将反射镜面积由50平方千米增大到2000平方千米,以便将其纳为消减加勒比海飓风的“蓝盾”工程的一部分。每年只有在夏季,太阳神号用它那巨大的镜面挡住阳光将酝酿飓风的热带低压冷却时,它那仅有的价值才可怜地显现出来。 
同行的大部分人都驻扎在“拉玛”号上,而来到“太阳神”号的人不多,仅有三个:指令长雷·史密斯,一个高大的斯拉夫人,前USAF歼击机飞行员;
操作员爱德华·布朗;
还有岳琳。一个月前常驻空间站的航天员撤走后,这里就处于无人自主运行状态。本为七人常驻而设计的生活舱对于这三人来说便显得太空旷了些,即使岳琳带来了一堆体积惊人的观测设备,也丝毫没有减少这里的空旷与孤独感。 
岳琳知道,太空,其实也是孤独的同义词。有浪漫,有阴谋,还有战火,绝对零度严寒中凝霜的眼泪。她知道,在接下来的几天,她自己将成为一幕悬疑惊悚剧的主角,围绕的,依然是那神秘的极光。 
在25千米高的平流层中以5马赫速度飞行本来是非常惬意的一件事情。前提之一是我方无一损失,前提之二是空调和供氧正常工作,前提之三是没有敌机骚扰。可就在这时,讨厌的逼近警报声又响了起来。 
陈志军让电脑把雷达图像叠加上来。顿时脚下的万顷云海变成了幽幽的墨绿色,随着扫描的亮线划过,不规则的一团团雷达反射源显示出来,好像绿色的棉花,那是脚下飓风雷雨云的图像,杂波使得空间里仿佛飘满了闪着荧光的灰尘。 
方圆400千米没有任何目标。 
当然这个结论下得太早。准确些,只能说“没有第四代及以下战机”类型的目标。 
“滤去气象图层,启动友机长基阵干涉联网。”我说。看来我的歼X已经完全适应了我的语音操纵。 
顿时绿棉花消失不见。几秒钟后,另外九架友机的雷达图像便叠加在陈志军面前。 
陈志军知道,杂波并不是没用的东西。在搜索没有任何雷达反射的目标时,如果被动雷达从天波、天然地磁场电波、手机唠嗑的杂波、卫星电视肥皂剧的杂波中搜索到一个小小的黑点,你就赢了。这显得太困难,所以歼X高空搜索队形是十架战机相隔10千米,组成一个长基线干涉阵列,随后将各机收集的电磁信号统一处理、分析,效率会提高许多。 
“发现目标,发现目标!12点,五架F-22F型,速度1.8马赫,距离380千米,间隔5千米,持续逼近!” 
“F-22?”老猫语调里透着轻蔑,“才5架?太奇怪了。” 
“不要轻敌!”陈志军感觉很蹊跷,直觉告诉他有问题。经历的数次空战中,他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样不好的预感。 
队长老猫下令:“暴风舞者尖兵,赵云、张飞两机跟进,间隔5千米,幺两两正三角队形接敌;
其余断后,狐步和我两机迂回侧应。减速到0.9马赫,编队解散!” 
砰地一阵音爆,飞机周身瞬间产生一圈盾形的白色云气,刹那间就消失了。 
看来老猫仍没有把对手当回事,连“鳐”式无人机都不放。 
“赵云,张飞,KS-172两发发射,间隔5秒,杀杀他们的威风。” 
扳机一动,两枚粗壮的超远程空空导弹被弹出弹仓,拖着两道白烟消失在远处。陈志军皱着眉头盯着雷达图像,40秒后系统反馈战果,并没有击中任何东西。 
突然,一声巨响! 
没有任何预兆,赵云的座机被导弹击中,凌空爆炸。 
“散开!散开!”陈志军大吼,猛然侧杆,飞机呼啸着侧滑进入俯冲。老天!不知什么时候二十多架全身漆黑的“乌鸦”无人机从低空摸进了他们的防御圈,仰头爬高冲入惊慌失措的风鸟中,剪刀形的大前掠翼划出死亡的曲线,“老猫老猫,暴风舞者接敌,不知从哪里钻进来20多架乌鸦!哦,他妈的,自由攻击,自由攻击!” 
空中顿时一片混乱。乌鸦射出的电磁动能弹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白炽的火线,大离轴角发射的近距红外格斗导弹在空中画出一团乱麻。俯冲,筒滚,破S机动,伊玛曼机动,殷麦曼大转弯,弗罗洛夫法轮,两只风鸟竭力躲避着,寻找着机会反咬住一辆只乌鸦。火蛇在风鸟和乌鸦中间交互闪现。火焰在空中愤怒地燃烧。每架飞机都拼命地想要兜到敌人的屁股后面去。这是一场生与死的舞蹈。翼端的湍流旋转出一个又一个的圆圈,长空之舞考验每一个人的疯狂。每一个新的转折都必须出乎意料,每一个新盘旋出的圈子都必须突破最大胆的想象,被对手猜中下一步棋路的飞行员,就必须承受死亡的怒火。 
陈志军看到那漆黑的X形的机翼上画着USAF蓝底白星的标志。果然,那些乌鸦就是大名鼎鼎的F-30,世界上第一种投入实用的无人歼击机。完全符合六代机标准,能反制长基线被动雷达探测的全波段隐身,高超音速,空天飞行能力,能自主学习和随机应变的人工智能,最重要的是由于摆脱了飞行员这个累赘,它可以做过载高达30G的恐怖的战术机动—— 
也就是说,与它们近距格斗,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。 
那五架F-22操纵着这群乌鸦,远远地看着风鸟们的笑话。 
老七命猫就像只真正的猫那样机警,一发现有情况,就在头顶上拉起一个漂亮的斜行筋斗,俯冲而来。屁股后面也吊着一串乌鸦。 
“占领高度,占领高度,关闭迎角限制器,抛掉‘鳐’式无人机!” 
背负的无人机纷纷被抛掉。它和乌鸦有很大的不同,乌鸦的俯视图呈X型,而鳐则呈扁平的D形,飞翼布局,一看就知道它是用来当诱敌的靶子的。中国的人工智能技术整整差了美国20年。而乌鸦,它出现的唯一目的就是将任何对手清除出天空。 
轰地一下,另一只风鸟被电磁炮直接命中。就算李晨天在循环系统中加的接切增稠液也挡不住这么一下,它直接被炸成碎片,弹射都来不及。 
很快,又有一只风鸟被击落。 
“老猫,老猫,这样不是办法!”陈志军嘶声力竭地吼道,一只乌鸦就在他的面前,但机灵得见鬼,他竭尽全力也没法把锁定光环套住它,“我引开敌人,你把那些控制乌鸦的‘猛禽’干掉!” 
说完就打开加力直直地冲出战团,一串侧滚后进入俯冲,作出从低空逃跑的姿态。果然一大串乌鸦跟了过来,黑压压一片。读机器代码的傻冒。陈志军咧咧嘴,但笑容马上消失了。密集的动能弹在他周围织起了密密层层的火网。 
转弯,转弯,再转弯。这是生存的唯一办法。战斗机在空中跳起最疯狂的舞,深蓝的海和白色的天像风扇一样在陈志军的视野里乱转。咬着他的火舌也随他舞动,凄厉的弹道活了一般在空中弯曲盘绕,它们甩起头部,仿佛要张口噬咬。超重将陈志军紧紧压在座位上,抗荷服充气绷紧到了最大限度;
几秒后俯冲,又仿佛失去了一切重量,无形的手要把他胃里的东西都掏出来。 
可乌鸦比他更能转。无论怎么躲闪,弹道离他越来越近。乌鸦在校准射击。 
“去你丫的吧!”陈志军大吼一声,猛然拉杆借惯性仰起45度,在矢量推力帮助下继续上仰到70度,然后侧杆筒滚切入内圈,这个动作飞常狠非常短,他只感到血向脚涌,眼前发黑,整个人几乎要吊在杆上。飞机绕着它原来的速度矢量飞速旋转,云雾在翅膀尖上卷成一道道涡流,急速翻腾着,看上去好像车技里的漂移,纵轴画了一个漂亮的半弧。 
这有点像F22的绝技“锥子”机动。在“北京”号开歼14的时候,陈志军吸收了“眼镜蛇”的一些技法把它修改得更为变态。 
整个海航就只有他一人能做出这种动作了。 
血涌回眼睛的同时,陈志军咧嘴一笑——射击火线正掠过乌鸦的机尾!他猛然蹬舵,喊了一声:开! 
飞机所有的气动控制面“嘭”地一下张到最大,宛若一朵突然盛开的莲花,骤然静止在半空,前倾45度的主翼和倾转90度的鸭翼剧烈地抖动,蒙皮嘎嘎作响。瞄准光环牢牢地套住目标。 
他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。动能弹织成的火线短促明亮,火龙呼啸,宛如最绚丽的风声,串糖葫芦似地穿透那一串乌鸦,从尾喷到龙骨到座舱到前翼,乌鸦被射得千疮百孔,在烈焰中撕碎成纷纷扬扬的金属碎片。 
他长吁一口气,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同伴太远了。风刃小队的确没有一个孬种。在高空,张飞一人单挑三只乌鸦,双方开着加力直直地对冲对射,好像中世纪的骑士决斗,冲过后作一个极小半径的“蹬壁”机动,再重新冲向目标。但歼X的机动性无论如何也赶不上有先天优势的乌鸦,几个回合后,张飞拉起的洁白的烟迹就在乌鸦的车轮战下化为一簇纷飞的火焰;
狐步则狡猾得多,他捉迷藏似的在厚云层里出没,当追击的乌鸦靠得够近时忽然一个水平“风车”机动,翻转的同时对准冲过头的乌鸦的背脊就是一通乱射。火线绕成了圈,从高空转到低空,又从低空转到高空,最后,打掉了最后一发炮弹的狐步哇哇怪叫着和一架乌鸦撞在一起。绚丽的爆光令大西洋耀目的太阳也黯然失色。 
空战局势急转直下。看着战友一个个牺牲,陈志军感到一些亮晶晶的东西模糊了他的视野。 
他连忙接通“天链3号”卫星呼叫道:“阳关,阳关,风刃在N32,W77遭遇美空军拦截,损失惨重,速派救援!” 
那边的战斗似乎结束了。 
老猫没有能追上那些F22,从远处一个大盘旋绕了回来。稍近处,铁黑色的乌鸦绕着仍在纷纷下落的燃烧的残骸转了几圈,然后掉过头来重整队型。 
“该轮到我们了吧,”老猫滑行到他的右翼并肩的位置,提醒陈志军说,“怎么样,让他们啃啃我们的屁股?” 
“没错,跑吧。”陈志军咬了咬牙。 
“你往东,我往西,如果够走运的话,就按老规矩在原集合点碰头。”老猫抖抖翅膀说。陈志军注意到他的飞机上一个弹孔都没有,果然是运气好得惊人。而自己的机翼上有一道弹片犁出的巨大贯穿伤,破损的循环系统管线渗出了乳白色的修复液,其中无数纳米机器人正徒劳地修复创口。 
看来自己不能再做大翼载机动了。 
尽管单论技术,陈志军相信自己不会输给风刃小队的任何一人,但谁又能开着重伤的飞机,和老猫比运气,比RP呢? 
凶多吉少。 
老猫竖竖大拇指,然后向下滑去,但他压杆的时候顿了顿,仿佛忘了什么似的又飞了回来:“我想我们不用跑了。” 
顺着老猫手指的方向,陈志军眯着眼睛望去。果然,剩下的四架猛禽掉头鼠窜;
不仅如此,乌鸦群也跟随着猛禽急匆匆地离去。 
陈志军摇摇头,这简直太滑稽了。又一种不祥的预感攫住了他。 
突然白光一闪!舱外朗朗碧空中突然划过一道霹雳,在耳畔炸响的惊雷差点将飞机震散架。 
“晴空闪电!” 
他连忙压杆,飞机在他操纵下陡然急降几百米,但这没用。闪电好像无处不在的幽灵玩弄着他们——轰,又一闪,距离更近!掺有次声波成分的惊雷震得陈志军的五脏六腑翻江倒海,飞机剧烈震颤着发出垂死的尖叫,瞬间解体。在失去意识前的一刹那,他只来得及拉动两腿间的弹射环将自己弹射出去……这是在一望无垠的大西洋上空,离最近的陆地足有两百千米。200米田径世界纪录

我抬手,轻轻打开一盒封存的回忆。

我喜欢秋叶。在清秋的长廊里,甚至可以闻见秋叶的味道,那是一种妙处难以与君说的气息,带着淡淡的清凉,微微的明净,还有浅浅的感伤。

200米田径世界纪录

“你不会害怕吗?”我松开手,手掌出现深红的勒痕。“会啊,刚开始的时候,我一步都动不了。况且下面还有这么多人心心念念地等我掉下去。”少年轻盈地跃上钢丝绳。我心中一惊,他都知道。他好像看出我在想什么,看向对面深深丛林:“我们贩卖的不就是这种廉价刺激?”

200米田径世界纪录:闷蛋小镇读后感:闷蛋小镇读后感

江林诞生 
  几天过去了,在文盲国的一处小房子里,即将增添一个婴儿。几十分钟慢慢地过去了,“哇哇哇……”一声稚嫩的哭喊声打破了紧张的气氛,一个女婴瓜瓜坠地,婴儿越哭越响。文盲国国王和人民都来看这个女婴。人们看着婴儿圆润的脸蛋,都喜气洋洋的。 
  “瞧,这个婴儿哭得多响,好像我们文盲国没有哪个女婴有这样的能耐,这个女婴长大后肯定与众不同。” 
  “说得对,呵呵!” 
  “我们文盲国的人民已经受到了教训。真希望这个婴儿长大后能帮助我们!”文盲国国王感叹道。 
  听了国王的话,在场的人们都停止了谈话,沉默着。“哇哇……”又一声响亮的哭啼声。这时国王说:“好了,大家也别沉默了。现在婴儿降临了,总该有个名字吧。我们来为婴儿取个名字吧,大家都想想。” 
  听了国王的话,大家的情绪又回到了刚才,只是静静地。该想什么名字呢?文盲国人民文化不高,想个名字还真费劲。 
  “我们叫这个婴儿江林吧。大江树林,有着蓬勃的生机,既然大家都觉得这个婴儿与众不同,那这个名字就最好不过啦!”一位文盲程度浅的青年说道。  
  “嗯,好,名字不错。看来,只要我们吸取教训,改正错误,一切都会有希望的。”国王说道。 
  “嗯……” 
  其实,这个女婴长大后的确是文盲国的希望。200米田径世界纪录二、  
   
  水心公主、火炎公主和土希公主(土玲妍月改成土希妍月了)的经历和前两位公主差不多,请看下面的故事:遇到魔灵依。 
   
  【五殿集合地。.】 
   
  “五位苏醒的公主,你们现在必须爬上五殿山,打败五殿兽,才可以拿到自己的终极徽章,分别是:金清徽章、木音徽章、水心徽章、火炎徽章和土希徽章,灵月,你们现在就出发。快。”五殿山的神说。“是。”大家一致出发了。 
   
  【魔灵宫殿。.】 
   
  五位公主在路上说说笑笑,魔灵女王从玻璃球里看见他们这样,怒气冲天:“依,过来。”“母后,什么事?”魔灵依小心翼翼地回答。“依,你现在去和五位属性公主玩玩”魔灵女王奸笑地说。“是。”魔灵依退下了。 
   
  【路上。.】 
   
  “呵呵,你们怎么那么搞笑啊!”晓静对他们笑着说,魔灵依看见他们这样,奸笑着:“等会,我看你们还笑不笑得出来?哈哈哈哈。” 
   
  “魔灵之力,地裂。”魔灵依使出了招数。蓝源他们被攻击,只有晓静躲过去,蓝源大声说:“是谁?鬼鬼祟祟的,不怕被雷劈。”“哦吼吼,我好怕哦,来啊!”依出来对他们说。“难道你是魔灵依?”凤仪对依说,“哈哈,果然聪明,对,我就是魔族的大公主:魔灵依。”依笑着说。“哼,有本事就来吧!土希之力,地崩。”妍月使出了招数,“哼,就凭你这些小东西,想打败我,魔灵之力,保护屏。”依也不甘示弱。 
   
  就这样,他们打到了下午,最后,晓静和灵月使出了招数:“金清之力/木音之力,金清之光/木音之歌。”(这是他们两第二厉害的招数)“啊!”依倒了,依站起来说:“你们等着瞧吧!”说完就走了,“喂。”蓝源想追,但是被凤仪拦住了:“别追了,赶路要紧。”就这样,他们往五殿山驶去。

5 风鸟坠落 
来到“太阳神”号,透过仅有的舷窗眺望,可以看见镜面的一小部分。映入眼帘的必先是一望无垠的银色——那是薄如蝉翼的纳米光电转换材料所反射的阳光。复合钢骨架化为纵横的阡陌,交织成荒凉的银色大地,一直延伸到五十千米之外,像一只蚂蚁爬上激光唱片时所看到的表面,又像无风时沉淀水银的大海。的确,镜的正面真的像光碟般闪烁着彩虹色的炫光,地球蔚蓝的倩影倒映其上,背对着灿烂的星海,仿佛一曲宏大的太空歌剧的固化;
巨镜背面虽照不到阳光,也看不到地球,却也别有一番情调——这里散布着98台校姿发动机,启动时在黑暗中亮起许多星颤动的火苗,渺茫的光仿佛诉说着来自远古的神秘的渴盼。仰望,便是迢迢银汉,浩淼星河毫不失真地投影在镜面上,捎带着宇宙说不尽的神秘。强大的美简直令人窒息。 
“太阳神”也是一个和太空电梯同样宏伟的太空工程产物,只不过它是流产的胎儿。2020年初,为了奥尔特云和更远的深空探测,NAS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——建造一艘载人太阳帆船。联合俄罗斯、中国、日本、印度等诸多航天大国的努力,历时五年“太阳神”号才艰难完工。然而在试航阶段,缩比例试验飞船在柯伊伯带附近达到人类宇航史最高速度后,便开始在一种神秘阻力作用下持续减速。这一现象导致了太阳系与宇宙空间接壤处的弓激波的发现,但深空高能粒子的冲击阻碍已使光压航宇成为永远的科幻。 
之后太阳神号便一直处于闲置状态。5年前NASA独自对它进行了扩建,仍是用纳米机器人,将反射镜面积由50平方千米增大到2000平方千米,以便将其纳为消减加勒比海飓风的“蓝盾”工程的一部分。每年只有在夏季,太阳神号用它那巨大的镜面挡住阳光将酝酿飓风的热带低压冷却时,它那仅有的价值才可怜地显现出来。 
同行的大部分人都驻扎在“拉玛”号上,而来到“太阳神”号的人不多,仅有三个:指令长雷·史密斯,一个高大的斯拉夫人,前USAF歼击机飞行员;
操作员爱德华·布朗;
还有岳琳。一个月前常驻空间站的航天员撤走后,这里就处于无人自主运行状态。本为七人常驻而设计的生活舱对于这三人来说便显得太空旷了些,即使岳琳带来了一堆体积惊人的观测设备,也丝毫没有减少这里的空旷与孤独感。 
岳琳知道,太空,其实也是孤独的同义词。有浪漫,有阴谋,还有战火,绝对零度严寒中凝霜的眼泪。她知道,在接下来的几天,她自己将成为一幕悬疑惊悚剧的主角,围绕的,依然是那神秘的极光。 
在25千米高的平流层中以5马赫速度飞行本来是非常惬意的一件事情。前提之一是我方无一损失,前提之二是空调和供氧正常工作,前提之三是没有敌机骚扰。可就在这时,讨厌的逼近警报声又响了起来。 
陈志军让电脑把雷达图像叠加上来。顿时脚下的万顷云海变成了幽幽的墨绿色,随着扫描的亮线划过,不规则的一团团雷达反射源显示出来,好像绿色的棉花,那是脚下飓风雷雨云的图像,杂波使得空间里仿佛飘满了闪着荧光的灰尘。 
方圆400千米没有任何目标。 
当然这个结论下得太早。准确些,只能说“没有第四代及以下战机”类型的目标。 
“滤去气象图层,启动友机长基阵干涉联网。”我说。看来我的歼X已经完全适应了我的语音操纵。 
顿时绿棉花消失不见。几秒钟后,另外九架友机的雷达图像便叠加在陈志军面前。 
陈志军知道,杂波并不是没用的东西。在搜索没有任何雷达反射的目标时,如果被动雷达从天波、天然地磁场电波、手机唠嗑的杂波、卫星电视肥皂剧的杂波中搜索到一个小小的黑点,你就赢了。这显得太困难,所以歼X高空搜索队形是十架战机相隔10千米,组成一个长基线干涉阵列,随后将各机收集的电磁信号统一处理、分析,效率会提高许多。 
“发现目标,发现目标!12点,五架F-22F型,速度1.8马赫,距离380千米,间隔5千米,持续逼近!” 
“F-22?”老猫语调里透着轻蔑,“才5架?太奇怪了。” 
“不要轻敌!”陈志军感觉很蹊跷,直觉告诉他有问题。经历的数次空战中,他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样不好的预感。 
队长老猫下令:“暴风舞者尖兵,赵云、张飞两机跟进,间隔5千米,幺两两正三角队形接敌;
其余断后,狐步和我两机迂回侧应。减速到0.9马赫,编队解散!” 
砰地一阵音爆,飞机周身瞬间产生一圈盾形的白色云气,刹那间就消失了。 
看来老猫仍没有把对手当回事,连“鳐”式无人机都不放。 
“赵云,张飞,KS-172两发发射,间隔5秒,杀杀他们的威风。” 
扳机一动,两枚粗壮的超远程空空导弹被弹出弹仓,拖着两道白烟消失在远处。陈志军皱着眉头盯着雷达图像,40秒后系统反馈战果,并没有击中任何东西。 
突然,一声巨响! 
没有任何预兆,赵云的座机被导弹击中,凌空爆炸。 
“散开!散开!”陈志军大吼,猛然侧杆,飞机呼啸着侧滑进入俯冲。老天!不知什么时候二十多架全身漆黑的“乌鸦”无人机从低空摸进了他们的防御圈,仰头爬高冲入惊慌失措的风鸟中,剪刀形的大前掠翼划出死亡的曲线,“老猫老猫,暴风舞者接敌,不知从哪里钻进来20多架乌鸦!哦,他妈的,自由攻击,自由攻击!” 
空中顿时一片混乱。乌鸦射出的电磁动能弹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白炽的火线,大离轴角发射的近距红外格斗导弹在空中画出一团乱麻。俯冲,筒滚,破S机动,伊玛曼机动,殷麦曼大转弯,弗罗洛夫法轮,两只风鸟竭力躲避着,寻找着机会反咬住一辆只乌鸦。火蛇在风鸟和乌鸦中间交互闪现。火焰在空中愤怒地燃烧。每架飞机都拼命地想要兜到敌人的屁股后面去。这是一场生与死的舞蹈。翼端的湍流旋转出一个又一个的圆圈,长空之舞考验每一个人的疯狂。每一个新的转折都必须出乎意料,每一个新盘旋出的圈子都必须突破最大胆的想象,被对手猜中下一步棋路的飞行员,就必须承受死亡的怒火。 
陈志军看到那漆黑的X形的机翼上画着USAF蓝底白星的标志。果然,那些乌鸦就是大名鼎鼎的F-30,世界上第一种投入实用的无人歼击机。完全符合六代机标准,能反制长基线被动雷达探测的全波段隐身,高超音速,空天飞行能力,能自主学习和随机应变的人工智能,最重要的是由于摆脱了飞行员这个累赘,它可以做过载高达30G的恐怖的战术机动—— 
也就是说,与它们近距格斗,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。 
那五架F-22操纵着这群乌鸦,远远地看着风鸟们的笑话。 
老七命猫就像只真正的猫那样机警,一发现有情况,就在头顶上拉起一个漂亮的斜行筋斗,俯冲而来。屁股后面也吊着一串乌鸦。 
“占领高度,占领高度,关闭迎角限制器,抛掉‘鳐’式无人机!” 
背负的无人机纷纷被抛掉。它和乌鸦有很大的不同,乌鸦的俯视图呈X型,而鳐则呈扁平的D形,飞翼布局,一看就知道它是用来当诱敌的靶子的。中国的人工智能技术整整差了美国20年。而乌鸦,它出现的唯一目的就是将任何对手清除出天空。 
轰地一下,另一只风鸟被电磁炮直接命中。就算李晨天在循环系统中加的接切增稠液也挡不住这么一下,它直接被炸成碎片,弹射都来不及。 
很快,又有一只风鸟被击落。 
“老猫,老猫,这样不是办法!”陈志军嘶声力竭地吼道,一只乌鸦就在他的面前,但机灵得见鬼,他竭尽全力也没法把锁定光环套住它,“我引开敌人,你把那些控制乌鸦的‘猛禽’干掉!” 
说完就打开加力直直地冲出战团,一串侧滚后进入俯冲,作出从低空逃跑的姿态。果然一大串乌鸦跟了过来,黑压压一片。读机器代码的傻冒。陈志军咧咧嘴,但笑容马上消失了。密集的动能弹在他周围织起了密密层层的火网。 
转弯,转弯,再转弯。这是生存的唯一办法。战斗机在空中跳起最疯狂的舞,深蓝的海和白色的天像风扇一样在陈志军的视野里乱转。咬着他的火舌也随他舞动,凄厉的弹道活了一般在空中弯曲盘绕,它们甩起头部,仿佛要张口噬咬。超重将陈志军紧紧压在座位上,抗荷服充气绷紧到了最大限度;
几秒后俯冲,又仿佛失去了一切重量,无形的手要把他胃里的东西都掏出来。 
可乌鸦比他更能转。无论怎么躲闪,弹道离他越来越近。乌鸦在校准射击。 
“去你丫的吧!”陈志军大吼一声,猛然拉杆借惯性仰起45度,在矢量推力帮助下继续上仰到70度,然后侧杆筒滚切入内圈,这个动作飞常狠非常短,他只感到血向脚涌,眼前发黑,整个人几乎要吊在杆上。飞机绕着它原来的速度矢量飞速旋转,云雾在翅膀尖上卷成一道道涡流,急速翻腾着,看上去好像车技里的漂移,纵轴画了一个漂亮的半弧。 
这有点像F22的绝技“锥子”机动。在“北京”号开歼14的时候,陈志军吸收了“眼镜蛇”的一些技法把它修改得更为变态。 
整个海航就只有他一人能做出这种动作了。 
血涌回眼睛的同时,陈志军咧嘴一笑——射击火线正掠过乌鸦的机尾!他猛然蹬舵,喊了一声:开! 
飞机所有的气动控制面“嘭”地一下张到最大,宛若一朵突然盛开的莲花,骤然静止在半空,前倾45度的主翼和倾转90度的鸭翼剧烈地抖动,蒙皮嘎嘎作响。瞄准光环牢牢地套住目标。 
他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。动能弹织成的火线短促明亮,火龙呼啸,宛如最绚丽的风声,串糖葫芦似地穿透那一串乌鸦,从尾喷到龙骨到座舱到前翼,乌鸦被射得千疮百孔,在烈焰中撕碎成纷纷扬扬的金属碎片。 
他长吁一口气,回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同伴太远了。风刃小队的确没有一个孬种。在高空,张飞一人单挑三只乌鸦,双方开着加力直直地对冲对射,好像中世纪的骑士决斗,冲过后作一个极小半径的“蹬壁”机动,再重新冲向目标。但歼X的机动性无论如何也赶不上有先天优势的乌鸦,几个回合后,张飞拉起的洁白的烟迹就在乌鸦的车轮战下化为一簇纷飞的火焰;
狐步则狡猾得多,他捉迷藏似的在厚云层里出没,当追击的乌鸦靠得够近时忽然一个水平“风车”机动,翻转的同时对准冲过头的乌鸦的背脊就是一通乱射。火线绕成了圈,从高空转到低空,又从低空转到高空,最后,打掉了最后一发炮弹的狐步哇哇怪叫着和一架乌鸦撞在一起。绚丽的爆光令大西洋耀目的太阳也黯然失色。 
空战局势急转直下。看着战友一个个牺牲,陈志军感到一些亮晶晶的东西模糊了他的视野。 
他连忙接通“天链3号”卫星呼叫道:“阳关,阳关,风刃在N32,W77遭遇美空军拦截,损失惨重,速派救援!” 
那边的战斗似乎结束了。 
老猫没有能追上那些F22,从远处一个大盘旋绕了回来。稍近处,铁黑色的乌鸦绕着仍在纷纷下落的燃烧的残骸转了几圈,然后掉过头来重整队型。 
“该轮到我们了吧,”老猫滑行到他的右翼并肩的位置,提醒陈志军说,“怎么样,让他们啃啃我们的屁股?” 
“没错,跑吧。”陈志军咬了咬牙。 
“你往东,我往西,如果够走运的话,就按老规矩在原集合点碰头。”老猫抖抖翅膀说。陈志军注意到他的飞机上一个弹孔都没有,果然是运气好得惊人。而自己的机翼上有一道弹片犁出的巨大贯穿伤,破损的循环系统管线渗出了乳白色的修复液,其中无数纳米机器人正徒劳地修复创口。 
看来自己不能再做大翼载机动了。 
尽管单论技术,陈志军相信自己不会输给风刃小队的任何一人,但谁又能开着重伤的飞机,和老猫比运气,比RP呢? 
凶多吉少。 
老猫竖竖大拇指,然后向下滑去,但他压杆的时候顿了顿,仿佛忘了什么似的又飞了回来:“我想我们不用跑了。” 
顺着老猫手指的方向,陈志军眯着眼睛望去。果然,剩下的四架猛禽掉头鼠窜;
不仅如此,乌鸦群也跟随着猛禽急匆匆地离去。 
陈志军摇摇头,这简直太滑稽了。又一种不祥的预感攫住了他。 
突然白光一闪!舱外朗朗碧空中突然划过一道霹雳,在耳畔炸响的惊雷差点将飞机震散架。 
“晴空闪电!” 
他连忙压杆,飞机在他操纵下陡然急降几百米,但这没用。闪电好像无处不在的幽灵玩弄着他们——轰,又一闪,距离更近!掺有次声波成分的惊雷震得陈志军的五脏六腑翻江倒海,飞机剧烈震颤着发出垂死的尖叫,瞬间解体。在失去意识前的一刹那,他只来得及拉动两腿间的弹射环将自己弹射出去……这是在一望无垠的大西洋上空,离最近的陆地足有两百千米。200米田径世界纪录

赤脚踩过刀锋一样锐利的钢绳,身下是深不可测的峡谷。走钢丝的少年又迈出一步。

200米田径世界纪录:【垂柳】垂柳作文400字

这是美好的地方, 
  这里有明媚的阳光, 
  这里有清澈的湖水, 
  更重要的是: 
  这里古代文化和现代文化, 
  这里有从学校传来的读书声,歌声和欢笑声。 
  这里没有迷信, 
  这里没有硝烟, 
  有的只是青山绿水,红花绿叶。 
  多么美好的地方!200米田径世界纪录

——题记

200米田径世界纪录:不要空喊读书

我抬手,轻轻打开一盒封存的回忆。

友情提示:www.mawtc.com为您提供精彩丰富的参观污水厂作文 污水厂,捉蝉野趣 捕蝉作文,游龟山等,更多精彩资讯尽在www.mawtc.com网;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视频站点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